15846756099
当前位置:海林信息网  -  本地文章  -  文化历史

解密“643”——日本731部队海林支队调查手记

2022/5/8 7:03:23

评论:2

浏览量:6766

1998年,海林市政府树立文物保护标识

“731”,对于哈尔滨人来讲,是一组特殊的数字,更是一个特殊的记忆,代表的是人性的瘟疫和战争的极罪。

事实上,在中国犯下细菌战罪行的不单单只是“731”,它的附属部队“643”也在细菌战中犯下了滔天罪行。

 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731研究课题组日前寻找到了日军罪行的见证者———“643”支队劳工李宝昌。

   

    【背景】

    1940年12月2日,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大将发布关东军甲字第三九八号作战命令,下令成立牡丹江支队,它是731部队的4个支队之一,1941年8月改用正式代号“满洲第六四三部队”,也被称之为海林支队、643支队。

    

     亲历 年幼劳工在“643”支队喂老鼠

    研究人员在海林市敬老院见到了李宝昌,老人1927年8月生于海林,今年已是85岁高龄,但思路很清晰。据他回忆,他1940年到1943年在643支队当劳工。

    李宝昌说:“支队里当时有一百多个日本人。中国人劳工有10多人,有的种菜,有的烧锅炉,有的喂动物,有的是木匠。因为年纪小,我只能干些轻活,一开始除了喂马还喂老鼠。老鼠很多,有白鼠和豚鼠。一开始在40~50平方米的小屋里养老鼠,后来老鼠繁殖得特别快,太多了,就挪到一个200多平方米的大房子里,专门由日本人自己喂养了。除了支队自己繁殖老鼠以外,还派兵出去捉老鼠,大量的老鼠被装进有小洞的铁皮箱子,装上火车被发走。”李宝昌至今仍清晰记得当时发往目的地写的是滨江(即现哈尔滨)。

    李宝昌说,日本兵对劳工管理很严格,出入必须持证件,证件为黄色,上面贴有劳工的照片。他们在日本兵营指定的范围内干活,由日本人监视。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去取草喂马,正巧日本人都休息去了,他便偷偷往一个大房子里看,看见里面是一个讲堂模样的屋子,这里经常有穿着白大褂的日本人给他们的队员讲课,屋里有一具用绳子穿起来的人骨架挂在一个玻璃箱里,还有一幅成人人型石膏像,不同部位长满了各种疮状物,还有一布满血管的人体构造图。

    离开643支队后,也就是18岁那年(即1945年)8月的一天,李宝昌一大早起床后看见北大营(牡丹江支队所在地)着火了,由于他就住在距北大营西不到一里地的地方,所以很清晰。

    据介绍,643支队位于海林市新合乡福利村,当地老百姓将其驻地称之为北大营,占地约40万平方米,营区呈长方形,周围布有铁丝网,入口处设有门岗,设有巡逻队日夜巡视,警戒森严。营房南侧有一日本兵营,代号为2624部队,与643支队同在一个大院内,与643支队有密切联系,营房北侧2000米处驻有日军450部队。

罪行 为731部队繁殖老鼠跳蚤

    据介绍,643支队受731部队领导,根据731部队下达的命令开展细菌实验等活动。共设有7个课,总务课、第一课、第二课、第三课、经理课、资材课和教育课,人员配备约为200名。总务课是负责管理的综合部门,第一课负责培养老鼠和跳蚤,第二课和第三课从事细菌实验,经理课和资材科负责后勤保障,并担负捕捉和收集老鼠任务,教育课负责培训细菌研究专业人员。

    牡丹江支队饲养大量用于各种实验的动物,并且为731部队捕捉储存了大量老鼠,在1943年的时候饲养的动物有马4匹、羊3只、兔30只、江豚30只、鸡50只、猪8头、鼠1000余只。643支队主要研究的细菌种类是伤寒菌、副伤寒菌、赤痢菌和结核菌,配备了专业的研究人员和研究器具,当时有蒸煮营养液用的锅炉,锅炉直径是1.5米、高2.6米,共有6台。

    1945年5月,侵华日军妄图使用细菌武器挽回败局,731部队向各支队下达了大批繁殖跳蚤准备细菌战的任务。643支队于1945年6月派两名专业人员到731部队本部去接受培训,后又增派3人参加了培训班,随后大批繁殖跳蚤,使用了200个汽油桶作培育器,支队培养出来的跳蚤,都按规定数目上交了731部队。

    643支队长尾上正男在伯力审判中供称:“643支队内训练过细菌实验员干部,当我在支队供职期间总共培养出了160人。支队内也曾繁殖和搜捕过鼠类和家兔,这些动物都被送到第731部队本部去,用以生产细菌武器和进行研究孙吴疟疾的实验。643支队共捕鼠7000只,每月送往731部队去的黄鼠有100只到150只,家鼠有150只到200只,灰鼠有200只。”

    1945年8月9日,苏军出兵中国东北,侵华日军败局已定。为了掩盖罪行,8月13日,731部队昆虫班班长田中英雄给643支队长尾上正男打电话要求把跳蚤发送到总部去,其余物资全部毁掉。643支队将所有材料、设备文件、营舍等一概烧毁,当时留下20~25千克跳蚤送往731部队本部。随后全体成员仓皇溃逃,643支队灭亡,绝大部分人员逃回日本,没有接受军事法庭的审判。8月17日,支队长尾上正男、细菌实验员菊地则光上等兵、工作员斋藤等人在逃亡到牡丹江途中被苏联红军俘获。于1949年12月在苏联滨海军区军事法庭接受审判,即伯力审判,供述了643支队的部分细菌战罪行。

前不久,哈尔滨市社会科学院731研究所和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两次组成课题组,赴海林市开展实地踏查和现场取证,调查了643支队的历史罪行和遗址保护状况。

    643支队溃逃前夕将营区设施炸毁,支队建筑全部遭到毁坏,后期经拆迁改造,原支队遗址成为居民区,爆破后残留地面建筑消失,地基也被完全覆盖在民宅下,遗址仅存支队长办公室门前的雨搭基石。现海林市正在修建的人民大街将穿过遗址,修好后,唯一的遗址———雨搭基石也将不复存在。原支队长室门前两棵大树依然存在,成为643支队的历史见证。

    643支队锅炉房遗址处盖有一户民房,据该户居民夫妇介绍,此民房翻盖于2003年,翻盖前牡丹江支队曾使用过的烟囱还在,为了盖房子就把这个烟囱推倒了,锅炉房地基没挖出来,就在原地基的基础上盖的房子,原来的砖有些在翻盖时还利用上了。而这些2003年盖的民房已经拆除,罪证也随之消失。意外的是,我们在此找到了当年643支队使用的耐火砖,这是重要的现场证据采集。

    课题组访问了海林市文物管理所,阅览了文物记录档案,对于遗址保护历程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1998年4月,海林市文物管理所考察了遗址,当时有支队使用过的烟囱,动物饲养室内的局部水泥地面,地下室的暖气沟,以及一处50平方米的地下室。1998年5月,海林市人民政府将该遗址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并于同年6月树立文物保护标识牌“日军七三一细菌部队六四三支队遗址”,2006年将标识牌改为“侵华日军731细菌部队643支队遗址”。

    遗憾的是,现在的643支队遗址没有得到良好的保护,遗址已经基本消失。(来源:哈尔滨新闻)

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此条信息!
发布评论:
评论内容:
15846756099
  • Q Q: 1156134434
  • 微信: 15846756099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Copyright © 2022 “海林信息网”版权所有  |  ICP证: 黑ICP备11006207号-4 经营许可证:黑B2-20180005号  |  技术支持:亨鑫网络  |  
网页内的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由发布,交易时请注意识别信息的虚假,交易风险自负!网站内容如有侵犯您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举报信息、删除信息联系客服